By : admin

和冠欣

王雅贤(左) 景一鸣(右)

疫情之下,“封城”的武汉牵动着14亿人的心。1月27日,由136名来自北京市属三甲医院医护人员组成的医疗队星夜驰援,奔赴战疫最前线。与北京医疗队一同南下的,还有本端特派记者景一鸣、和冠欣、王雅贤。他们三人组成的前线报道组将笔触和镜头对准一线,用文字记录医护人员舍生忘死的抗疫点滴。在武汉的44天里,他们发回的200余篇报道,分别在北京日报、北京晚报以及北京日报客户端《武汉战“疫”现场直击》上与广大读者见面。白衣战士逆行的背影,京鄂携手共同抗击疫情的感人故事……无论是海量的文字,还是娴熟的视觉表达,他们用第一视角及时、准确地记录下全民战疫的宏大过程。全媒战疫,他们也让来自前线的报道更加直击人心。

“我用文字与北京医疗队并肩战斗。”

――景一鸣

17年前,他目睹母亲奋战一线,与地坛医院同事们一起击退“非典”病魔;17年后,已经成为一名记者的景一鸣主动请缨,奔赴武汉抗疫一线。“我觉得我应该去,就像当年我母亲一样。”

《武汉加油,我们来了!136名北京市属三甲医院医护人员集结》,从首篇报道刊发至今,尽管过去了40多天,但出征时的景象,他依然历历在目。“丈夫拥抱着妻子,母亲亲吻着儿子。大家带着家人打点好的行囊,转过身登上飞机,向着疫情的暴风眼进发。有思念,有嘱托,有拥抱,有不舍,但绝没有一丝的犹疑与恐惧。医护人员展现出的勇气令我动容,也坚定了我一路走下去的信念。”

从北京医疗队第一阶段接诊20余位患者,到首批4名重症患者康复出院,再到如今康复出院人数过百……44天里,这一系列数字变化的背后,都凝聚着医护人员的努力和汗水。武汉抗疫的日子里,北京医疗队的工作紧张、忙碌,一次次与死神的较量更是惊心动魄。

如果不是在现场,这种惊心动魄、分秒必争的紧张感,是很难体会到的。景一鸣说,在他对北京医疗队的采访中,不止一位医生提到了信心对于对抗病毒、抗击疫情的重要性。而他要做的,就是用文字将发生在隔离病房内外的故事记录下来,让一线的战士、对抗病毒的患者以及他们身后千千万万关注武汉疫情的人看到希望。

正是目睹了北京医疗队每一天的辛苦付出,景一鸣的报道也更加“高产”。目前,他的累计报道总量已近8万字。 在前线紧张战疫之余,景一鸣提笔写下自己的真情实感,向党组织提交思想汇报,表明加入党组织的赤诚之心。经过考察批准,近日,他光荣地成为了抗疫期间北京市首批火线发展的37名党员之一。

得知这一消息,景一鸣激动万分,他说:“我觉得浑身充满干劲,这种兴奋感比多年前第一次拿到记者证时还要强烈。今后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我都会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用实际行动让党旗飘扬,让党徽闪耀!”

“镜头下的逆行者分外美丽。”

――和冠欣

疫情暴发后,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被称为“最美逆行者”。北京医疗队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负责的患者都是重症、危重症确诊患者,所以,在武汉的战疫诊疗中,来自北京的医护人员更加备受关注。

2月21日傍晚,北京城华灯初上。北京医疗队“最美逆行者”的肖像照出现在西单君太百货、崇文新世界、朝阳世贸天阶等繁华商圈的室外大荧幕上。这些肖像正是北京日报社摄影记者和冠欣自武汉发回的。

来到武汉,和冠欣在北京医疗队里有了一个新头衔――“照相师傅”。每天除了拍摄新闻照片,他还要见缝插针地为医护人员拍摄肖像,为康复出院的患者及医护人员拍合影留念。

从2月14日接到为医疗队员拍摄肖像的任务,和冠欣更是忙得不可开交。他要给每一名医护人员分别拍摄身穿便装及防护服的肖像,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谁拍过了、谁还没拍、在紧张的诊疗间隙如何约定时间、医护人员的个人信息要准确与照片一一对应……这一切都需要和冠欣提前准备,做到心中有数。为了不影响医护人员的正常工作,他特地整理出了一套医护人员的作息时间表,跟随被拍摄对象辗转于院区和驻地间。

人可以穿戴防护设备,但相机不能。在首次跟随中央指导组专家进入隔离病区采访前,和冠欣特地用保鲜膜、塑料袋把相机包了里三层、外三层,以至于进入病区后因看不清相机屏幕,整个拍摄过程中,有多半时间他都是靠着经验盲拍。

每次从隔离病区采访归来,尽管已经完成消毒,但在乘车返回驻地的路上,和冠欣还是会下意识地与团队保持距离,单独一人坐在大巴车最后的角落里。

“见证抗疫一线的真实与感动。”

――王雅贤

视频是当下网络表达的最流行语言。进入报社3年的王雅贤是报道组中年龄最小的记者,也是唯一的女性。从到武汉的第一天,她制作的《直击武汉Vlog》就正式上线,至今已连续推出74期。每天,记录着北京医疗队点点滴滴的视频都会如约上线,向关注武汉的人们传达着最新讯息。

每天,3名记者都会在“三人武汉行”的微信群里开启“头脑风暴”。“在报道组两位老记者的带领下,我也很快进入状态。除了Vlog,还策划了许多专访、直播,三人之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。”王雅贤说,在武汉的44天里,两位老记者在工作和生活中都给了自己很多的帮助。“跟着景老师我学到了很多采访技巧,比如在对武汉籍医生肖汉的采访中,我发现泪点都是在提问中一点点发酵出来的;还有和老师,他拍全了北京医疗队所有人的照片,每当我做视频需要照片支援抑或是忘记视频中人物姓名时,他总是有求必应。”

除了学习和收获以外,这个进入报社3年的记者“小花”也在用自己丰富的新媒体知识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两位老记者。在她的提议下,平日里主要为新媒体制作提供文字和照片支持的景一鸣与和冠欣,如今也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,成为了具有很大潜质的新媒体主播。

“我很庆幸能够来到武汉,作为一名见证者,在‘风暴眼’中与那些白衣战士们对话。”王雅贤说,如果只是隔着屏幕,自己可能永远不会有这种直面生死的感觉。她记得,79岁的曾爷爷是北京医疗队首批接诊患者中病情最重的一位。经过医疗队34天的精心治疗,老人终于苏醒,并能握住护士的手。“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喜万分,大家都说如果老爷爷能顺利康复,那我们离胜利的那天也就不远了。然而事与愿违,两天后,老人的情况急转直下,最终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前一天还能和医护人员交流,第二天就永远离开了我们,这种心情非常复杂。” 在一线采访,医护人员和患者,各种情感交织,让王雅贤感受到了生命的温情与脆弱,真实与感动。

来源 北京晚报 | 记者 陈圣禹

编辑:李拓

流程编辑:王梦莹